霸王别姬影评

小脸通红电影banner

影片的前四十分钟一直围绕着幼年时期的段小楼和程蝶衣在无从选择的暴力氛围中学戏,最终降服他们意志的,是戏班班主那句“自个儿成全自个儿”中所透露出的对“成角儿”的追求与渴望;而当画面一转,已经成年的二人服装齐整鲜亮地出现在镜头前时,他们已然是京剧界的“大腕儿”,享受着万众瞩目的星光璀璨,京剧成为他们安身立命、扬名立万,甚至是维系相互之间情感纽带的关键之“物”。而他们的拿手好戏《霸王别姬》的故事内容也成为随后他们跌宕起伏命运的比喻。

这二人因此与京剧一生羁绊无法割舍,或者说,京剧就像那把在影片中几次出现的宝剑一样,被抽象为一件无法完全操控的关键道具,二人的生命悬系于其上不得解脱,人生得意时它是风头无量的宝器,命运低谷时它却变成了逼迫人物自裁的趁手利器。

在《霸王别姬》中,京剧之于人物所形成的是一座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式的豪华囚笼,是一次符号化的人生意义指代。但内涵着丰富中国戏曲美学的京剧本身对表演者所产生的精神、形体和情感上的内在感染力和影响,我们在片中却遍寻难得,只留下了对霸王、虞姬、林冲、杨贵妃的符号意义解读和“留三船五车的汗”这样的技术性要求。

一个人若是活的太过纯粹,就注定被纷扰的世俗所埋葬。就如霸王别姬里面的程蝶衣,终其一生,只唱一段京剧,只爱一个段小楼。

小楼是该部电影里心态最接近正常人的。他身上有着人性共有的劣根性,譬如贪恋美色,贪生怕死。这样的人,注定是活的最幸福,最懂得享受人生,最能够适应社会的。当他出于对生的渴望,出卖深爱自己其实也是自己深爱的妻子时,我觉得我似乎不忍大义凛然的去批判他。毕竟,他只是一个凡人,而凡人的爱情,往往是经不起考验的,而且是绝对不能傻到自个儿把自己的爱情拿出去考验的。

在这样超越现实的宏观设置和细节处理下,我们逐渐感到《霸王别姬》所体现的是某种被身外之物和历史进程操控的人物命运。或者说,真正吸引陈凯歌的是在人为安排下激烈碰撞而产生的跌宕起伏人生戏剧性。让人物脱离自身掌控而沉浮于充满匠气的奇情遭遇才是他创作的兴奋点。在本质上,他对历史、政治、情感甚至是京剧艺术的兴趣都远没有表面那样浓厚,他更热衷的是不断压缩时间维度让其成为扁平空洞化的叙事框架,在其中人物的命运被栓在脱缰野马一样乱窜的事件进程上四处碰撞,从而产生出封闭单一视野下的催情奇观效应。



百度搜索 360搜索 搜狗搜索

评论加载中..

随机推送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