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走草丛拒当青铜,但这个男人还只想简单一

小脸通红电影banner

身为80后,永远和改革开放这个背景捆绑在一起。

无法亲身经历那个时代的悲伤与无奈;同样也无法理解那个时代的纠缠与阵痛。

这篇推文是一个朋友想看,突然觉得马上要说的这部电影与现在的心情很像。

哪怕只有一个人想看,也会一直坚持不会断。

2017年我们的身边有太多变革的故事,无论是在哪个行业或是哪个工作岗位,你没有创新精神,等于什么都没有。

无论你曾经怎样,但在以天计算的工作变化中,变才是硬道理。

但是在一个特定的时代环境中,变代表着另外好几层意思,也代表着好几层情绪的存在。

有个时代,是对中国一个特定时间段的告别和怀念。

今天要说的,就是这部——《钢的琴》。想看的坤叔的自媒体号里也有。

钢的琴剧照

豆瓣17万人评出8.3分,但在坤叔的心里远远不止这个分数。

90年代初,东北工业城市,到处的破败与衰落。有一群人,因为时代变革下岗,跟过去说再见,跟人说再见,同时跟那个怀念以往的自己再见。

陈桂林(王千源饰)与老婆即将离婚,在东北这样的例子或许会有。男人们下岗了,没了营生,女人们为了更好的物质生活,选择离开。

钢的琴剧照

一个工人阶级,一个失去单位依托的底层劳动人民,一个依然有朴素梦想的技术工人,一个孩子的父亲,一个失去老婆的男人,一个有一群“狐朋狗友”的小人物,他是中国社会转型期最具代表性的人物缩影。

在他的身上,集中反映了热情如火的重工业时代中国工人的一些突出特点:技术过硬、踏实勤劳、穷困潦倒、挺有追求。

钢的琴剧照

这些特点曾经在半个世纪中,成为国家经济建设的精神基石,也是这些特点在改革浪潮席卷而来之时,让他们一度感到茫然无助和无所适从。

他们很现实,几十年甘之如饴地围绕着某个重工业据点,辛劳工作、娶妻生子,繁衍后代;他们又很不现实,经常回味着为时代所不容的过去,并做着与自己实力不相称的春梦,这却也是他们顽强生存的精神源泉。

若时光倒流数十年,他们或许是你的父亲,用一种卑微的执着诠释着一个平凡而动人的字眼:生活。

电影在一首苏联歌曲《三套车》开始,可是这并不是什么演奏会,而是陈桂林下岗之后的营生——哭丧的现场。

钢的琴剧照

背后两个代表时代符号的工厂大烟囱,显示出对于往日辉煌的眷恋和怀念跃然眼前。

电影处处可见苏联痕迹,在红火的东北经济时代,这是实力的象征。但到了经济转型期,这同样又是衰败的体现。

解放后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工业离不开苏联,尽管后来中苏彻底决裂,但苏联对中国的影响延宕久远,中国工业的“苏联影子”根深蒂固。

由苏联影响到的中国大锅饭计划经济再到市场经济,中国的改革开放进入了质变的阶段,中国人的价值观念随之发生了颠覆式的改变。

电影中以陈桂林前妻的新老公、靠卖假药有钱了的人为代表的改革派,仗着投机倒把挣快钱大钱,无情地冲毁了陈桂林们旧派劳动者的精神家园。

陈桂林们有种对旧时光旧体制旧环境的无限怀念,对于他们这一代而言,苏联模式是美好的,因为作为工人阶级的他们在昔日是光荣,是英雄,是劳模,是人人敬仰的光芒。他们在粗大笨重但泛着金属光泽的旧工业时代里,属于王者荣耀。

但人不能总是跟着过去过活。

钢的琴剧照

所以陈桂林做了乐队,朋友们杀猪,在学校看门,游手好闲的打麻将。

但他们其实过的并不好。

所有的荣耀,都源于他们的工人阶级身份,所有的落寞,都因为他们曾经引以为傲的身份在改革浪潮中被彻底尘封。

很长一段时间无法自拔和改变。

为了留下心里还仅存的念想,钢琴成为了故事延续的主线。围绕着这根主线的人们,闹出了很多啼笑皆非的笑话。

喜剧的内核是悲剧。

就比如像日本电影《七武士》里的武士之一的菊千代一样,他训练村民,笑料百出,村民们邀请武士回来保护村庄,但又害怕武士抢走他们的财物,于是把战场上捡回的盔甲武器、酿造的清酒白米藏起来,甚至把年轻的女儿装扮为男人以免被发现……

一切行为都如此小气吝啬可笑,然而在闹剧揭穿的最后,菊千代一声怒喝,所有的武士都低头不语,喜剧瞬间转变为悲剧。

与前妻争夺女儿,陈桂林必须拥有一架钢琴。这在故事背景里的东北,很多人在当时都没有这个经济实力。

说白了,钢琴是谈判条件,一个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

谁曾想陈桂林并不是个屈服的人,在女儿这件事情上,当夫妻感情破裂而离婚,试想哪个父亲也都会拼尽全力。

卖血的卖血,卖肾的卖肾。陈桂林两样都没选,他选择了自己造钢琴。

钢的琴剧照

于是遇见困难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客服,开始造琴。

“陈桂林们”对于“造琴”的执着不仅仅是出于友情,还有着他们对于自己光荣传统的追抚和对现实污染的抵抗。落魄的贵族,潦倒困顿,依然不肯丢弃代表家族荣耀的族徽,卸甲的将军,在赋闲孤寂之时,时常回味着铁马冰河的昂扬。

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残酷地结束,但没有人愿意心甘情愿地退出舞台中央。

对于代表往昔产业辉煌的两根大烟囱,他们都依依不舍,怎么能甘心在物质享受和娱乐消费面前节节败退?于是,陈桂林对于女儿小元的培养成为他们关注的焦点,“造琴”成为一种心照不宣的约定,成为唤醒他们心中沉睡已久的激情的契机,成为他们捍卫自己尊严,争夺表演舞台的一次奋争。

从拿到《钢琴制造》产生念头,到木结构材料不足而不得不改成钢结构。造琴这个很大的事业在一群小人物的集体团战中说干就干。

没有一个人走草丛,也没有一个人承认自己是青铜。

昔日王者荣耀归来。

为了争口气,为了和过去决裂,同样为了缅怀过去,更甚为了改变。

改变孩子的命运,学弹琴而变得高雅。离开这个已经由废铁组成的城市。离开这个还有很多废铁思想的老人。

钢的琴剧照

在感情线上,淑娴(秦海璐饰)对于陈桂林是比较积极的,很容易看出她欣赏陈桂林的可不是颜值,而是他身上的那可怜并残存的坚韧。

但他们两的发展中,并没有花团锦簇外表光鲜的宣讲,那都如草纸般轻微,他们要的是实实在在的生活。

这很符合当时东北的环境,很符合下岗潮、南下潮的时代背景。

从争夺女儿开始,观众似乎都盼着琴造好,孩子留在了陈桂林身边。

击败了妻子和假药大款所代表的道德堕落,获得了最终的精神胜利。

这样的结局或许更令人愉悦和振奋,但它往往不是生活的真实面,尽管我们是如此地希望它成为现实。

生活的本来面目,有时就是处处透着一种残酷和无奈,努力了未必能得到想要的结果。

可是,人的内心深处始终有一些东西,它不以实际结果为考量标准,它最珍贵和闪光的时候就是它被展示的过程,它可以是人格的尊严,可以是往昔的荣耀,甚至可以仅仅是倔强的血性。

当电影中不断出现造琴遇到种种困难时,陈桂林马上就去解决,典型的行动派。当朋友们因为困难而开始退缩时,他们各种鼓励与煽动,旧时的工厂口号说来就来,理论配合着实践。

理论对于小人物而言从来都不陌生,或许真正领会其中含义的也只有他们。

淑娴在工厂里带着昔日工友翩翩起舞,看着烟囱倒下,陈桂林一个人在车间里拉着手风琴,导演意图在那个环境下个每个人都有特有的记忆符号。

这种符号刻在脑子里,久久挥之不去,也不愿挥之不去。

电影当中,陈桂林每次演出都会穿上不太合身的西服,当钢的琴造好女二问他想听什么的时候,他只说了一句“越简单越好。”

钢的琴剧照

他们因为时代的变革而变得越来越需要应对复杂的局面和生活而疲惫不堪,同样,丑陋的西装好歹是件衣服但也再又别无其他选择。

当然对他们来说,简单太难了,以至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简单的活着。

身边有女儿,家里有媳妇。

老老实实挣钱,身为同类的他们亲眼看着大烟囱倒下,注目式的看着过去倒下,与过去说再见。

百度搜索 360搜索 搜狗搜索

评论加载中..

随机推送文章